Scio me nihie scire ~ Socrates

Blog

反動的修辭

【哲學星期五─「反動的修辭」2012/10/05 (五)@ Café Philo(慕哲咖啡館)】

在安徒生童話中「皇帝的新衣」,當國王赤身裸體地展現他的新衣,大人都保持沉默,而小孩子講出「國王沒有穿衣服」。但是,現實世界上,要「講真話」是不容易的事情,總是有許多顧忌,即使是錯誤的,也吞了下來。甚至對錯誤的事情,大加讚美,然後錯的變成真的了。為什麼人們是如何能夠遷就、忍受在我們面前虛假的炫耀,並用美麗的修辭去掩蓋這些沉默? 「沉默」,不僅是為了追求客觀,必要的謹慎而對現狀有所遲疑,它還可能是還來自恐懼與膽怯,以及添加了小小的投機? 而我們會滿足於這個修辭,讓自己對真相視而不見?

在台灣公民社會蓬勃發展之際,我們看到了一種「去政治化」現象,甚麼時候,公民運動自外於政治運動? 這種「去政治化」反映了甚麼樣的「政治現象」? 是不是一種過於政治化的後果? 而「去政治化」可以保持一種「客觀」?可以讓我們更有「是非」?當人們說:藍綠「都一樣」?在甚麼情況下,他們都一樣?當人們企圖「超越藍綠?」 將會只是一種「去政治化」的超越?還是又是另一種政治操作下修辭上的變形?反過來要問的是,公民運動是一種政治運動,還是一種「去政治」運動?如果有其獨立性,要怎麼跟政治保持距離,或是如何跟政治結合?

當有人說:「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國民國」我們真的相信這種「本質性的等同」? 這個「是」如何形成的?「是」類比關係上 「歸屬」的關係?到底是「屬於」還是「等同」?還只是運用了將「不相干的東西連結在一起」修辭學上的隱喻?進一步再問,所謂的中華民國,是「哪一個」中華民國呢? 這個「中華民國」還是不是「中國」?是哪一個中國? 是屬於「想像的」中國,又如何與「現實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所區別?是否存在一個「各自表述」的中國?還只是一廂情願?

這些修辭試圖轉移甚麼?迴避了甚麼呢?或者想要擱置甚麼? 轉移、迴避、擱置的背後被甚麼所驅使呢? 這些符號的操作,進入到日常語言中,變成不假思索的反射動作時、跟呼吸一樣自然,需要甚麼的自覺,才不至於墮入語詞操作下的犧牲品?【哲學星期五】很高興於2012/10/05邀請到蔣化慈先生與我們分享他對「台灣脈絡下」關於「反動修辭」的看法,歡迎一起討論。

【時間】 2012年 10 月 05 日 (五) 19:30 – 21:30
【地點】 Café Philo 慕哲咖啡館地下沙龍
【地址】 台北市紹興北街 3 號 B1 (捷運板南線,善導寺站 6 號出口)
【主持】 沈清楷
【與談】 蔣化慈
【主辦】 青平台

【協力】【策劃行政】廖健苡【海報設計】徐清恬【開場主持】廖品嵐【錄音】丁宇徵、張劭翰【摘要】陳廷豪【攝影】林鼎盛、梁家瑜、楊依陵、Tina 【逐字稿】蕭景文

【與談人自介】 蔣化慈,號化仁.耶穌曆1960年代末降生南瀛,未幾舉家移民Surim,及長流亡於台土.以人子人夫人父三位一體神行於世,明天地不仁,儆善心不慈,力有未逮於國恩家慶,,遂散打文字於"面冊",厥為不知名部落插花客一只.

【哲學星期五Facebook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cafephilotw

【哲學星期五官網】
http://www.5philo.com/

 


【摘要】

 

【哲學星期五 20121005 反動的修辭】
文字紀錄整理:陳廷豪【主持】沈清楷│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與談】劉敬文│倫敦國王學院大學哲學博士班研究
謝昇佑│台灣大學城鄉所博士候選人

特別致謝:原定主講人蔣化慈先生,當天身體不適,特請謝昇佑及劉靜文先生代打上場,特此致謝!

 

 

在台灣公民社會蓬勃發展之際,竟出現了「超越藍綠式的去政治化」現象?然而,這樣的論述,真的能保持「中立客觀」嗎?還是,只是一種政治操作下的修辭變形?況且,公民運動是一種政治運動,還是一種「去政治」運動?如果有其獨立性,要怎麼跟政治保持距離,或是如何跟政治結合?

 當有人說:「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國民國」我們真的相信這種「本質性的等同」? 這個「是」到底是什麼?還是運用了將「不相干的東西連結在一起」,做了修辭學上的隱喻?所謂的中華民國,還是不是「中國」呢?是「想像」出來的中國?還是「現實」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以上這些修辭想轉移什麼?迴避什麼呢?或者是想要擱置什麼?當這些符號的操作,進入到日常語言中,變成不假思索的反射動作時,我們需要什麼的自覺,才不至於墮入語詞操作下的犧牲品?本次很高興邀請到劉敬文(Yoshi Liu,妖西)和謝昇佑來與我們分享「台灣脈絡下」的「反動修辭」。

 「藍綠惡鬥、藍綠共業、超越藍綠」等去政治化的懶惰論述

 要說明台灣脈絡下的反動修辭,妖西(劉敬文)直接用「藍綠的討論」來做舉例,「我們常聽到,有人用『藍綠惡鬥』或『藍綠共業』來描述一件事情的成因,但我們仔細想想,這樣的論述背後,到底對方要說什麼呢?

 

劉敬文(妖西):「論述的背後,到底對方要說什麼呢?」

 「當我們聽到「惡鬥」時,我們會想到什麼?感覺像是有二隻一樣壞、一樣可怕的小惡龍在打架。」妖西嚴肅地說,但我們進一步去思考,這二隻惡龍真的是一樣的嗎?又說「惡鬥」不需要本錢嗎?這二隻惡龍的「本錢」一樣嗎?國民黨在台灣執政長達60多年,所累積的「資本」有多少?黨產、人脈、社會資源…等等,就客觀來說,都比民進黨大太多了。因此,就惡鬥的意義來看,二隻惡龍是不是就不一樣了?


劉敬文(妖西):「這二隻惡龍真的是一樣的嗎?」

 再說到「共業」一事,其中的意義是先各打五十大板,表示一件事的促成是因為二邊的「貢獻」都是一樣的,然後一樣有錯,而且要付一樣的責任。因此,就是藍綠都有錯,然後投給藍綠的人都有問題,不然怎麼投給他們?所以,是不是全台灣人都有問題?「這樣『共業』的論述實在太簡單且太偷懶了。對於分析問題而言,一點用處也沒問。」妖西直言。

 「站在我們想要更理想的政治和社會的立場來『超越藍綠』,這樣正面的意思我就同意,但是呢?」妖西話鋒一轉,就政治的現實來看,我們真的有辦法做些什麼嗎?況且,大家仔細去想想,大多數我們聽到這樣的詞彙時,背後的預設是不是在說「政治是不好的」、「我們不要落入藍綠的惡鬥中」、「這個議題是『純正』的社會議題」、「不要討政治」…等等,就是一連串地「去政治化」的修辭。

 這樣「去政治化」的修辭語言,用了一種不沾鍋的角度來去思考,很容易最後討論很沒有建設性,因為沒辦法直指政策的形成,是那個政黨的政治人物做出的決定。妖西更進一步地說,用這樣超理想的姿態去論述時,常常會落入一種「無效論」,因為就無法超越,所以最後不只會變成在「打稻草人」,也會讓人無力去做出改變。

 「理性、客觀、中立」的荒謬

 妖西劈頭就指出「理性與客觀」的荒謬。他說道,這樣的論述是很可怕的,因為到底什麼是理性?何況,「理性」與否應該是由讀者和聽眾來判斷,而不是由講者自己說:「我『理性』地認為…」,這樣地說法根本就是廢話,難道自我強調「理性」就真的「理性」了嗎?還是要由職業上的崇高,如教授、醫生、老師、律師等等,才會是理性的論述呢?「我要打一個問號。」妖西毫不客氣地提出質疑。

 「這根本就是沒有行動力的論述!」謝昇佑也補充說明,我們常看到有人在用「理性」的用法時,其預設是一種「沒立場」、「沒價值觀」的。但,我們在行動前若沒有我們信仰的價值與立場,我們要怎麼行動?

 


謝昇佑:「
我們在行動前若沒有我們信仰的價值與立場,我們要怎麼行動?

 

而且,就溝通與討論的意義上來看,在台灣的文化裡我們似乎都缺乏溝通的誠意。謝昇佑繼續說道,因為我們的討論過程都盡力不被別人發現自己的立場,好像一旦發現立場就無法討論下去了,因為雙方的立場都不一樣了,討論什麼?「但是,討論本來就是在交換彼此立場和價值的過程,絕對不是用『理性』包裝『反動』!」謝昇佑強調

 中華民國「是」台灣?

 再來,討論到「中華民國『是』台灣」的問題。妖西先是說明,「是」有多種意涵,有等同、類別歸屬、屬性歸屬、隱喻比喻等意思。

 此時,沈清楷忍不住也補充說明,我們要先去思考,到底是「誰」去創造這樣的等號。因為這樣的「創造」的意思,不就是原本這二個語詞不一樣,所以才要去強調「等於」嗎?

 「因為原本中華民國的意思,不就是中國大陸和台灣嗎?」沈清楷表示,因此,這個等同的過程,好像就是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真的是這樣嗎?又有人說,中華民國已經慢慢內化成台灣,可是,真的嗎?「重點是,我們有經過系統性地談論這件事嗎?還是我們只是簡單地去包裝和修辭我們的國家的想像而已?」

 


「中華民國『是』台灣。」
沈清楷:「到底是『誰」去創造這樣的等號?」

 台灣特有的反動論述:「不夠進步」論

 「我覺得,我們台灣的論述還有一種,就是『不夠進步論』!」,謝昇佑提出他的觀察,在我們二黨政治的現實情況下,當我們要去制衡另一黨時,我們會依靠另一黨來做,這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但是!在台灣,例如我們要去藉民進黨來的力量來去制衡國民黨時,就很容易落入這樣是不夠「進步」的現象。

 面對這樣不夠進步論的出現,謝昇佑分析,可能是高標準的純粹德道立場,且做什麼事都害怕被政黨標籤化與被質疑,好像要先有一個「完美」的黨,然後我們才能依靠,不然就不夠進步了。

 最後,順著「不夠進步論」來說,妖西也說,就拿選舉的投票行為舉例,每個候選人本來很難都是我們眼中的完美,但是,這樣用高道德的標準來標籤化,好像我們去投給誰,就是對其所有不滿意的政見和行為都贊成,所以好像就變成了「不夠進步」?

 「我會說才怪!」妖西直說,因為我們本來就是會去選比較進步的候選人,然後再不斷地監督對方,讓我們的政治人物不斷地進步。而不是用「不夠進步」的論述,來「綁架」自己,最後庸人自擾,什麼都不行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