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o me nihie scire ~ Socrates

Blog

反媒體壟斷:向學生致敬

【哲學星期五】─反媒體壟斷:「向學生致敬」 ─ 2012 / 12 / 21(五) 19:30 @ Café Philo(慕哲咖啡館)

近年來,從樂生、野草莓、反國光石化、反美麗灣、士林王家、華隆罷工、反高學費政策、聲援圖博、反媒體壟斷…,台灣的社會運動中,都有學生的身影參與其中。當他們知道大學畢業後,整體的外在環境是22k,甚至可能被威脅到15k的情況下,並沒有因此變得馴化與自怨自艾,反而激起了一股公民意識,去思考整個台灣社會過去與當下「公平正義是如何缺席」的問題。他們勇於表態、透過一篇篇鏗鏘有力的論述,一場場有組織、有創意、充滿理念的行動,展現具有「學生力量」(Student Power)的公民意識。

他們是成人─有著比成人更純粹的勇敢;他們是公民─知道公民不能止於孤單的個人主義,而是對他人付出關懷、反省整體制度;他們是少數、弱勢,卻不畏強權;他們或許不符合世俗的「禮貌」標準,但是卻能「直率」戳破有禮貌的偽善;也因為天真的純粹,強調平等,讓他們不驕傲,藉由彼此的創意、合作與分享來宣揚自己的理念,顯示出台灣公民社會漸漸走向不再吹捧大寫獨一的英雄(Hero),預示著新的一批複數英雄(heros)的誕生。他們的熱情與執著,讓躊躇猶豫的成年人也跟著燃燒了起來。儘管,他們並非體制下宣揚的模範生,卻堅持選擇了一個艱難、孤獨、不世故的利他道路。

「哲學星期五」特地在「反媒體壟斷」運動之際,邀請馮光遠、奉君山、謝昇佑這幾位朋友,他們除了在第一時間給予關注、幫助、聲援外,也邀請他們來「事後關心」,並向學生們致敬。同時為大家邀請到林飛帆、陳為廷、洪崇晏三位學生與大家聊聊,讓我們向他們學習─失去的浪漫、純粹與一點點對理想堅持所需要的勇氣。本周「哲學星期五」歡迎朋友們一起來「向學生致敬」。

註:以下代表皆代表自己,沒有其他人「被」代表。

 【時間】 2012年 12 月 21日 (五) 19:30 – 21:30
【地點】 Café Philo 慕哲咖啡館 地下沙龍
【地址】 台北市紹興北街 3 號 B1
     (捷運板南線,善導寺站 6 號出口)
【主  持】 沈清楷│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致敬代表】 馮光遠│給我報報創辦人
       奉君山│台灣自由圖博學聯召集人
       謝昇佑│好食機農食整合有限公司負責人
【出席代表】 林飛帆│台大政研所碩士班學生
       陳為廷│清大人文社會學院學生
       洪崇晏│台大哲學系學生
【主  辦】 哲學星期五志工團、青平台,慕哲社會企業

【策劃行政】廖健苡【海報設計】徐清恬、楊郁婷【開場主持】廖品嵐【錄音】丁宇徵、張劭翰【摘要】陳廷豪【攝影】林鼎盛、梁家瑜、楊依陵、Tina、黃昭華【逐字稿】蕭景文

【特邀設計】程文宗

收聽錄音:https://soundcloud.com/5philo/5philo20121221


 

【摘要】

文字紀錄:陳廷豪 / 拍照攝影:黃謙賢 / 圖案設計:吳靜慧 / 圖片編製:楊郁婷
【主持】沈清楷│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致敬代表】馮光遠│給我報報創辦人
                  奉君山│台灣自由圖博學聯召集人
                  謝昇佑│好食機農食整合有限公司負責人
【出席代表】林飛帆│台大政研所碩士班學生
                  陳為廷│清大人文社會學院學生
                  洪崇晏│台大哲學系學生
                  林郁璇│北大社工系學生

【向學生的「反抗創意」「公共行動」「利他精神」致敬】

談到致敬,首先發言的馮光遠認為,要搞運動除了悲情之外,還要弄一點幽默的元素、好玩的設計進去。發揮我們的創造力,擴大影響力。要用創意,來告訴全世界,為什麼我們台灣人那麼憤怒。

反對社運明星化的謝昇佑則強調,要來對「精神」致敬。學生基於公共利益,用公共人格的身份出來行動,這種大公無私的精神,感動了全台灣的人民。同時,他也說道,若學生用成為焦點這件事,來去濫權的話,該當我們要去好好提醒,甚至批判。

奉君山則先講「從改變生活週遭開始」來說明參與社運的低門檻,並用朋友拿核廢料的議題來比較反媒體壟斷一事,說道:「就是向有權的人,拿回屬於公民的發語權!」他也說就是這次參與運動中的學生們,擁有這些利他的、參與公共事務的、熱心的特質,因此才會讓人覺得對他們致敬是有對的。

主持人沈清楷也提到,不是只有台上的這些學生,而是還有許多的參與者,還有許多在幕後的默默參與者,因為有這些許多的默默參與者,才有辦法讓更多的議題被看見。以及,今天看到台上參與運動的學生們,他們平常也是先從小事開始累積,才有辦法把每一次的運動慢慢一點一滴地做起來。

【沒有英雄,只有為此運動付出辛勞的勇敢人們】

「當天晚上很冷,還下雨,我們彼此都非常狼狽…」林郁璇想起夜宿行政院的場景說到,如此辛苦的我們,看見媒體訊息又一直散發不出去,更是知道媒體被壟斷的可怕。還是學生身份的她帶著歉意又堅定的語氣說,「面對遲交的報告,只好不斷地跟老師說對不起,因為我知道反媒體壟斷這件事,不做真的會對不起自己!」

「樂生是我參與的第一場運動,野草莓、反中科、反國光、紹興、大埔毀田、台南鐵路東移、TIWA、RCA、華隆罷工、反漲學費、反阿郎壹、反蘇花高、反美牛…等。有些人在性別運動努力,有些人在弄原民運動、有些人在農村、有些人在勞工運動、有些人辦讀書會,帶高國中生、有些人去當PA去聲援各大小社運、有些人默默做事、有些人辦雜誌,行南、青聲誌、有些人從事音樂表演、有些人做藝術、有些人社運現場拍婚紗照、有些人現在在拍照、主持的人…」洪崇晏快速地唸完自己所知道的各種運動並敬致,「以上,我要為我唸到,以及我沒唸到的人,致上我最深的敬意。」

「我喜歡說請、謝謝、對不起,但我不喜歡人們對我說謝謝,因為我覺得很多事是我該做的,」洪崇晏謙虛向大家發出誠摰的邀請,「有些事我們應當可以一起做,一起努力。」

「看到不斷地有人再對我說謝謝,以及英雄化這件事,最值得被批判的是,好像我們塑造出英雄了,就可以全部交給他們了?然後其它『非英雄』的人們就只要把他們的慾望交給我們就行了,再向我們說『謝謝』或『對不起』就行了嗎?」陳為廷說到英雄化事件,也忍不住評批,「我要說的是,這樣的心態是不健康的。因為我們只是做公民的義務而已,怎麼會說我們是英雄呢?我們最想就是讓各校學生動起來,等群眾長出來,把我們全部淹沒,然後我們就可以一起屬於我們全體人的運動。」

「野草莓後我們回到校園後,我們組續組織、持續串連,會有今天的成果,絕對不是我們台上這幾位學生的努力,而是大家的努力。」林飛帆強調,我們真的只是一般人,我們學生也沒有什麼不同,在這場反媒體壟斷的運動中,我們每一個人都要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