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o me nihie scire ~ Socrates

Blog

【哲學非星期五】2012/11/20 紹興社區違建?!依法行政下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

哲學星期五 20121120 紹興社區違建?!依法行政下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

台大向國有財產局申請使用這塊土地時,竟沒有表示已有居民的事實,也從來沒和居民協商過,就在去年七月直接用寄送存證信函的方式,欲向居民提起訴訟。對此,朱伯伯只提出微小的希望,我們不要校方給我們所有權,我們也不想妨害國有土地活化,不想阻礙台大想使用的計畫,「只想要一個良好的溝通平台,以及妥善的安置而已,總不能就這樣把我們丟在路邊吧!」

 

文字紀錄整理:凃京威 / 陳廷豪
【主持】陳廷豪│哲五志工、世新社發所碩士生
【與談】朱伯伯│紹興南村自救會會長
            林彥彤│紹興社區與台大學生聯盟、台大社會所碩二
            黃怡瑄│紹興社區與台大學生聯盟、台大社會系大二

這是一段被社會大眾所遺忘的時光…。

在初撤退來台政府缺乏明確規劃下,紹興社區土地產權規劃不清,居民們也未知是國有地。但數十年後,當台大被分配到了土地權的現今,卻依法向居民提告。粗暴的依法行政,帶來冷酷無情的訟訴單,給予歷史洪流下已失根飄零的「違建」住戶們,一陣狂風暴雨。

社區居民及協助的學子們不斷抗爭後,終獲得了與校方平等協商的機會。然而,在協商結果未定之前,依舊存在著不可知的變數。到底依法行政的財產權與弱勢住民的居住權之間,該如何取得平衡?才是真正落實公平正義,達成雙贏? 

【居民:盼協商 求安置】

「一輩子為國家拋頭顱灑熱血,結果最後換來國家的訴訟,要求60天內,拆屋、還地、騰空!?」現為紹興南村自救會朱會長氣憤地說,國民政府撤退來台時,經費貧困,裁撤兵員。軍士將官有日式宿舍,但低階士兵及其眷屬,就只能在營區附近自行搭建住宅。

從民國40年代始就逐漸形成此社區,其中有人甚用透過購買的方式才取得住處。面對土地所有權不清的歷史遺緒,朱會長也說,我們沒有想要侵佔的意思,只是那時後戰亂,政府法令也不斷改變,才會造成我們必須承受今天的結果。

但台大向國有財產局申請使用這塊土地時,竟沒有表示已有居民的事實,也從來沒和居民協商過,就在去年七月直接用寄送存證信函的方式,欲向居民提起訴訟。對此,朱伯伯只提出微小的希望,我們不要校方給我們所有權,我們也不想妨害國有土地活化,不想阻礙台大想使用的計畫,「只想要一個良好的溝通平台,以及妥善的安置而已,總不能就這樣把我們丟在路邊吧!」

【校方的態度 取決於抗爭的強度】

紹興社區是怎麼在台大校方中被討論的呢?紹興社區與台大學生聯盟林彥彤說,最早是在醫學院的院務出版品上看到,醫學院要自行組委員會來處理紹興社區,不會和建商合作。但是,當我們希望醫學院提供會議資料時,醫學院卻又回絕了我們。後來再知道時,已經是訴訟了。

當學生又在今年1月的校務會議上,表示希望學校暫停訴訟,學校沒有理我們;4月提出社會住宅的概念時,也沒有成為相關會議的討論焦點。林彥彤無奈地說,這樣舊有國有土地的「違章建築」,並沒有法律可管,所以國家可以不用理由地把你幹掉,甚至還可以告不當得利。但,同樣地也沒有法律規定台大,一定得告居民不可。

「學校的粗暴,讓居民的拆遷訴訟非常急迫,所以我們才再次行動,希望給校方壓力,讓學校重視!」參與這次抗爭活動的紹興社區與台大學生聯盟黃怡暄直言,但學校竟然還叫警察對付前來抗爭的居民,更顯得學校和居民、學生之間的不對等權力關係!

雖然最後成功逼使校長出面,以及隨後與校方行政人員開會,達成初步的共識。「但是!」黃怡暄強調,即便我們和開會的行政人員有了共識,並不代表事情就解決了。因為最終的解決,還是得回到學校的決策委員會中!「我們得繼續監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