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o me nihie scire ~ Socrates

【哲學星期五】青年談「史明」─如何寫一本「台灣最熱血歐吉桑」的口述史

【哲學星期五@台北】─「青年談『史明』─如何寫一本『台灣最熱血歐吉桑』的口述史」 2013 / 03 / 22 (五) 19:30 @ Café Philo(慕哲咖啡館)

在台灣的街道上,在各式運動的場合,我們常看到插滿棋子標語的車子,咚咚嗆嗆地大聲談論台灣獨立建國、國民黨的腐敗貪污陰謀,大辣辣地批評馬英九…,路上有人掩耳不聞,面露鄙夷之色;有人駐足舉手按讚,緩緩駛過之間,我們瞥見車上坐著一位白髮長鬚的長者,沿途揮手,不停地發著「台灣民族主義」的旗子,伸手搶旗子的人,亦是絡繹不絕。這位白鬚老者即是高齡95歲,一世熱血的革命運動家─史明。

將近一世紀的生命歷程,歷經3個政權(日本、中共、國民黨),足跡跨越四大洲(北美、南美、歐洲、亞洲),浪漫的他喜歡閱讀雨果的《悲慘世界》、觀看梵谷繽紛狂野的畫作,失意時,常哼唱著中國作家茅盾(沈雁冰)的〈夜半歌聲〉「漫漫長夜有誰陪我到天明…」。他被喻為台灣體制外革命的傳奇人物,他不僅感染與啟蒙了許多代留學海外年輕人,他的著作《台灣400年史》與王育德的《苦悶的台灣》、陳隆志的《台灣的獨立與建國》共同為台灣獨立運動上的傳讀經典。

一群熱情如史明的台灣青年學子,於2009年開始想為時齡91歲的史明歐吉桑寫口述史,在2013年出版的這本《史明口述史》,以三冊《穿越紅潮:1918-1949》、《橫過山刀:1950-1974》、《陸上行舟:1975-2010》。我們看到書中的史明如何時代波瀾中,展現出堅韌的身影,當然還包括他對同時代人物的個人品評。但是讓我們更感興趣的是,甚麼樣的動力使得這群年輕人投入這個口述史的工作?「95歲的傳奇x120小時的故事x20萬字的紀錄x20把青春的火燄會等於(=)甚麼? 」不同與一般史書的客觀冰冷,這本口述史與其它時代的見證有甚麼差別?會帶出甚麼樣的火花?

本周哲學星期五很高興邀請到《史明口述史》「策劃協力」─藍士博,以及該書「訪談協力」─江昺崙,一起來討論,這本讓老少都青春洋溢,活力四射、充滿溫度的《史明口述史》。

【時間】 2013年 03 月 22日 (五) 19:30 – 21:30
【地點】 Café Philo 慕哲咖啡館 地下沙龍
【地址】 台北市紹興北街 3 號 B1 
     (捷運板南線,善導寺站 6 號出口)
【主持】 沈清楷│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與談】 藍士博│政大台史所博士生
     江昺崙│政大台文所碩士生
【主辦】 哲學星期五志工團、青平台,慕哲社會企業
【策劃行政】廖健苡、沈清楷【海報設計】徐清恬、楊郁婷【開場主持】廖品嵐【錄音】洪崇晏、丁宇徵【摘要】洪崇彥、陳廷豪、凃京威【攝影】林鼎盛、梁家瑜、楊依陵、黃謙賢、Tina【逐字稿】蕭景文、吳政諭【網管】黃昭華

【參考資料】

●史明(本名施朝暉,1918-)先生經歷過日本與國民政府的統治,足跡橫跨台灣、日本、中國上海與華北地區、美國、歐洲等地;雜揉了自由主義、社會主義與民族主義等思想。他是「台灣最後一個黑名單」,台灣獨立運動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在台灣步入「民主」後,堅持走向台獨路線的史明,於當年的社會氣氛下被稱為「最後一個黑名單」。他於1993年回到台灣,積極推廣在日本一手成立的「獨立台灣會」的政治理念,以宣傳車走遍大街小巷,主張台灣獨立建國以及台灣民族主義。史明曾參與幾起重要的社會運動,2005年,在中國片面通過〈反分裂法〉後,史明於台大校門口發起長達14天之靜坐活動;或亦在同年,連戰啟程赴中國時,發動群眾於中山高速公路及桃園機場阻擋連戰車隊,引起社會關注。2012年底在自由廣場舉辦的「反媒體壟斷跨年晚會」,史明也在現場,支援台灣年輕的一代。

●《史明口述史》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74218
訪談小組成員包括台大濁水溪社、台灣文學研究討論會(TWLS)以及其他台灣研究相關系所的同學組成,亦參與《台灣人四百年史》校正版的製作與史明學相關論述的介紹與深化。

●《史明口述史》臉書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shiMingKouShuShi

●陳儀深 《海外台獨運動相關人物口述史 續篇》(史明口述)
http://newsletter.sinica.edu.tw/news/read_news.php?nid=7456

【哲學星期五Facebook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cafephilotw
【哲學星期五官網】
http://www.5philo.com/

 


摘要

 

【哲學星期五20130322 青年談史明—如何寫一本「台灣最熱血歐吉桑」的口述史】
文字紀錄:凃京威、陳廷豪 / 拍照攝影:黃謙賢 / 圖案設計:吳靜慧 / 圖片編製:楊郁婷
感謝蟬翮影創工廠攝影師黃謙賢提供照片
【主持】沈清楷│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與談】藍士博│政大台史所博士生
            江昺崙│政大台文所碩士生

 

熱血的革命運動家─史明,將近一世紀的生命歷程,歷經3個政權(日本、中共、國民黨),足跡跨越四大洲(北美、南美、歐洲、亞洲),浪漫的他喜歡閱讀雨果的《悲慘世界》、觀看梵谷繽紛狂野的畫作,內心波動時,常哼唱著中國作家茅盾(沈雁冰)的〈夜半歌聲〉「漫漫長夜有誰陪我到天明…」。

他被喻為台灣體制外革命的傳奇人物,他不僅感染與啟蒙了許多代留學海外年輕人,他的著作《台灣400年史》與王育德的《苦悶的台灣》、陳隆志的《台灣的獨立與建國》共同為台灣獨立運動上的傳讀經典。

一群熱情如史明的台灣青年學子,於2009年開始想為時齡91歲的史明歐吉桑寫口述史,在2013年出版的這本三冊的《史明口述史》。我們看到書中的史明如何在時代波瀾中,展現出堅韌的身影,當然還包括他對同時代人物的個人品評。

但是讓我們更感興趣的是,甚麼樣的動力使得這群年輕人投入這個口述史的工作?「95歲的傳奇x120小時的故事x20萬字的紀錄x20把青春的火燄會等於(=)甚麼? 」不同與一般史書的客觀冰冷,這本口述史與其它時代的見證有甚麼差別?會帶出甚麼樣的火花?

  • 美好的必然傳承

 

憶起與史明的第一次見面,藍士博笑著說,這是偶然、機緣、意外、巧合產生的結果。就像是陳儀深老師在序言中所言:「美好的必然傳承。」

 藍士博說,會認識史明先生,是因為2005年中國內部自行通過反分裂法,所以史明開始在台大校門口靜坐。那時我們不太認識他,只是隱約知道他是傳奇人物。因為在靜坐活動中,都沒有什麼年輕人,所以我們就決定在靜坐的最後一天,幫老人家辦了一場小型演講。

沒想到演講的效果還不錯,其中歐吉桑的一句話更是感動了我們,但同時也很自責:「台灣人話說太多,作太少,尤其是知識份子!」所以,我們就決定辦一場遊行,也在遊行後讓台大一個老社團「濁水溪社」重新運作。

一陣子過後,突然傳來史明在日本昏迷五天的消息,因此我們就開始想,雖然我們很尊敬他,但怪的是我們卻不知道他身上的故事,所以就開始有了「紀錄」的念頭。總之,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很意外的過程。

江昺崙也補充道,大一當年和藍士博一起去大門口找歐吉桑時,突然有種好像是在跟歷史人物對話的感覺。致使後來的演講和遊行,都令人感到很震撼。但即使我們認為史明是一個偉大的人物,他還是都當我們是年輕人,所以後來我想說,管他的,就把他當成是一位阿公就行了。是後來有機會到他家去,有了私下的互動,才慢慢變得比較溫暖。 

 

  • 口述史,歐吉桑與年輕人集體的創作成果

 

「這本口述史其實是歐吉桑跟年輕人集體創作下的成果。」藍士博首先強調。

雖然一般大眾對口述史的真實性有所懷疑,但藍士博認為,與其說口述史是歷史,不如看成是一種史料,只是我們先把史料保存下來等著後人檢證。又說,如果只是一直停留在質疑的立場,我更想問的是「這東西值不值得我們去珍惜?」

藍士博進一步解釋,口述史存在兩個面向「採訪」和「整理」,同時「訪問」可能也會有各種形式的紀錄,因此至少要先把大的年表(時間軸線)和小的座標(家庭、求學、職業、婚姻、特殊經歷)拉出來。最後一定要跟講者再三確認,因為整理過的紀錄跟口語的記憶可能有落差。 

 被問到是否擔心口述史中所提及之人還在世,所以不願出版或是有所保留一事。藍士博說道,感覺上史明先生沒在擔心這個問題,反而目前遇到最大的危機是害怕來不及把這些東西留下來,讓後人知道台灣有發生過這些事情。

  • 口述史背後—有血有肉的真實故事

 

 比起要說史明的理念,反而是一些小故事更容易感動人心。江昺崙就提到,歐吉桑是個非常有平民風範的人,完全沒有架子,他認為自己就是要跟勞苦大眾站在一起,拒絕當任何的政治明星,所以把他想像成一個平民百姓就好,把他當作有血有肉的真實一個人。

江昺崙繼續說道,像是歐吉桑其實不輕易表達自己的情感,但感覺得到,他跟他阿嬤的情感非常真切,我認為這正是革命家的眼淚。他阿嬤給史明非常多期待,但他在海外搞革命,沒有辦法常回去看阿嬤。「雖然他說得很雲淡風輕,卻可以感覺到那種犧牲和痛苦的掙扎。」 

 藍士博在結語時表示,我們在做口述史的過程,就像是在跟這個人的生命對話,但並不是由上而下地,而是一種互動式的,在過程中必然會有所取捨,且許多地方因為已經深入在生活中了,史明也許不一定說的很清楚。不過,總之希望大家有機會能一起來讀《史明口述史》,好好地認識一位革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