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o me nihie scire ~ Socrates

【哲學星期五 六歲生日快樂!】

08-08-2016

以下幾篇的志工生日文,祝福【哲學星期五】六歲生日快樂!多功能的哲五志工,不僅要當志工,還要寫「被逼生日文」,(人有「自由意志」啊!)。

以下幾篇的志工生日文,祝福【哲學星期五】六歲生日快樂!
 
多功能的哲五志工,不僅要當志工,還要寫「被逼生日文」,
 
(人有「自由意志」啊!)。
 
 

 
 
被逼生日文之一│黃昭華
 
記得以前讀大學時,生命總帶著種種疑惑,總要依賴哲學課,藉以讓自己思慮上清楚些,心靈上安定些;後來北上,這樣心靈上休憩的地方,變成了哲五。每週五晚舉辦的公共議題討論,來這裡反而不像是做志工工作,比較像休息,比較像每週固定時間清理思緒的音樂會。值哲五六週年生日之際,希望能從兩點來談談哲五所帶給我的感動:關於聽眾的眼睛,以及講者的言語。
 
除講者對論題的分享之外,其實,最讓人期待的是聽眾的自我介紹。聽著每個人的自我介紹,或長或短,詳略不同;但從他們眼眸裹看到的,是每一個人都這樣真誠對待自己生命──這是直從他們眼眸裡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而這亦很自然地使人面對他人時,非再是狹促之自我。我想,若非如此,再偉大的作為,也不見得能盡其美善;雖說偉大,實際上,我在哲五看到的,是每一個微小力量的關懷與參與,都是「份量」極重的。
 
而來到哲五的講者都是長年致力在某個方面的。一個題目若論深入周全,基於歸納演繹都可致。不過,這也只是停留在思辨層次。真正使人感動的,是在講者身上,看到他們對真實的追求及利他的努力。這樣追求與努力,反映著人的心志,其情景,我想到最接近的形容是:「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若從聽者的角度來說,這讓我聯想到聆聽音樂會的經驗,有時,是可陶醉的;而這令人感到寶貴。
 
今日,時代並不乏批判力,每個人多多少少都能夠對大事小事有所批判。然而,哲五可貴之處,却在於真誠地反省,這使我在哲五所見到的議題討論,有著更高的視野;亦是這樣,講者與聽眾在討論中,總能夠迸發出思辨與對話的火花。
 
最後,藉著這個機會,祝賀【哲學星期五】六週年生日快樂!
 
....
 
被逼生日文之二│夏途島
 
「六歲生日快樂!」
 
常常有人質疑,這明明是「政治星期五」,哪是什麼「哲學星期五」啊!
 
在台灣,搞哲學被定位成,一群在學院裡,皓首窮經,不食人間煙火的學究們,在象牙塔裡說著一堆普通人聽不懂,也不感興趣的玄奧玩意兒。
「哲學星期五」顛覆了一般人的既定印象。
 
這真的是「哲學」嗎?
 
真的,這就是哲學。
 
柏拉圖最著名的著作《理想國》談的不正是一個理想中的國家嗎?我們所知道的那些大哲學家,幾乎沒有不談政治的。正如亞里斯多德所說,「人是政治的動物」,大多數的人無法離群索居,人與人生活在一起,必須共同努力找出使大家都幸福的方法,而這些方法、制度的維持通常都與政治的良寙脫不了關係。
 
所以,我們大力談論這個社會中種種不理想的現狀,為的是找出那個使大家幸福的解答。我們必須先知道這個社會哪裡生病了,才知道什麼該被治療,進而去思考如何治療。
 
哲學當然有其玄妙之處,在現象底下的本質,可以一探再探,我們可以透過對話,深入其中。那就是哲五沙龍時間的重頭戲。
 
許多人對哲五的認知集中在演講與提問,其實那只是前菜,如果哲五只是每週一場的講座,那麼與其他各式各樣的文藝活動,就沒什麼差別了。哲五真正的精髓在十點後的沙龍。夜深人靜,小酌輕食,伴隨著低沉的音樂,人人激發想像,將今天講座的主題,繼續挖掘,這正是哲五最最哲學的時刻。
 
六年了。哲五由一個哲五,發展到全國各地,發展到海外。但這還不夠,最好是有一天,在台灣各個角落,都有一個哲五,甚至不叫哲五都沒關係。當每一個人都認真思考我們的社會所面臨的問題,相信我們就更有可能得到那個屬於大家的幸福。
 
生日快樂!哲五!
 
....
 
被逼生日文之三│江博緯
 
「哲五六歲生日快樂!」
 
身為一個半路加入、參與度及貢獻度不高的志工來說,要來寫這篇祝賀文真的是有點受寵若驚(?)。六歲是甚麼概念呢?如果類比成小學六年的求學時光裡,一般人都會歷經許許多多不同的同班同學、各科的老師們,最重要的是各式各樣的學科知識。對於我這樣的小三插班生,其實就已經有深刻地感受到哲五的豐富多元以及來來往往的人們。而哲五也是因為有各式各樣的議題討論以及各種不同領域的聽眾及志工才有這些年的精采以及即將邁入的下一個年頭,感謝各位,感謝天(要感謝得太多了,你知道的^.<)。
 
而在回顧自己與哲五的歷程中,一則也要謝謝邀我一同參與講座的朋友,一則也要感謝哲五的友善環境(物理上的、人際上的都有),讓我有種在黑暗找到一絲光芒的感覺(怎麼有點像邪教團體?)。在這邊真的聚集了許多清楷常說的「孤單的靈魂」,彼此在講座的前段簡短介紹自己相互聆聽,講座後還可以享受其他志工精心準備的食物互相聊聊。這些環節讓我融入在其中,但又不失自我,各自抒發自己的意見也專心聽其他人的想法。而這樣的關係加強了「講座」本身給人的感覺,因為講座外,我們也有自己的對談。
 
有人會問我,你不是在參加哲學星期五?他們到底在講甚麼哲學?我常常不太知道要如何回答這種問題,因為在我參加的所有講座中,真的講一般人口中所謂「哲學」的講座好像沒超過十場。可是在我參加了哲五認識的朋友所辦的讀書會中,讓我得到了一個滿意的回應。哲學本意就是愛智慧,探討各種面向的問題,這不就是答案嘛!哲學星期五不是甚麼邪教團體,也不是某些特定傾向的聚會場合,而是一個哲學的空間。講者及聽眾之間、聽眾們之間都在實踐哲學的本意。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318運動期間的立院周圍,哲學星期五也在那邊辦過戶外講座,不過當時整個周邊各個區域都有或大或小的討論圈圈或是演講,真的是個很哲學的場合。
 
318運動也過了2年,那種人人討論的感受從街頭又恢復到平常咖啡館裡。自己也從孤獨的靈魂,變成孤獨的勞碌靈魂,在勞碌之餘來哲五打雜,聽聽看看晃晃,像是來到一個逃避現實的神祕花園,但往往有些講題只是讓我們面對更大的現實(Orz)。總之,恭喜哲五!生日快樂!歡迎來面對現實(怎麼結尾有點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