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o me nihie scire ~ Socrates

News

來哲五的孤單靈魂,是因珍惜靈魂才思考,因思考而不從眾,才會孤單。當然,也是難搞的人!難搞,是因為希望有真正的對話,而不是附和或各說各話。雖然渴望一點暖度,卻又只能接受意見的摩擦與論辯的火花來升溫,否則也不給講者面子,提前離席。說是一群人,其實也不對。因為每星期來的人都不同,因題目而異,因主持人或主講人而異,稱「一群人」基本上只徒具語言表達形式,但缺乏明確指涉、不具哲學上嚴格界定的同一性。

沒有一個公共議題不與某些活生生的個人相關,而透過邀請各種不同背景、立場、擁抱不同關懷的講者,來和不同背景、立場、擁抱不同關懷的聽眾當面分享,印地安人、美人魚、野獸和失落的孩子便開始彼此認識。這反映了哲五的活動中我最喜歡的部分:自我介紹。在《彼得潘》中,各族群不打不相識,但在哲五,說出自己是誰,說出自己的理念,甚至是被鼓勵的。而透過自我介紹,「公共議題」不再只是報紙與網路媒體上的文字,而是活生生的、彼此分享、共同思辨的活人。這種「人的感覺」,或許是哲五最吸引我的地方。

四年來從一個「聽客」變成固定「志工」、到被推坑成「策劃人」之一,從對公共議題甚麼都不懂,到近乎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哲五的卻讓我有許多感觸與啟發。或許我這「局外人」一路走來的歷程也是近幾年台灣近公民社會的一個小縮影,那就來聊聊我喜歡哲五的一些地方吧。